传闻传说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传闻传说 > 传闻传说

《女驸马》全本(黄梅戏剧本)

人物
冯素珍 刘文举
冯益民




第一场

冯素珍上。
冯素珍 (引)绣阁刺鸳鸯,
何日能成双?
(诗)楼头柳叶青,
怕听杜鹃鸣。
何时从人愿?
愁容换笑容。
(白)奴家冯素珍,自幼与李兆廷青梅竹马,同窗共读;长大成人,两家婚约订亲,倒也天从人愿。可叹我那亲生之母,早年下世,继母为人,甚是狠毒。当年逼走我家兄长;如今我那李郎前来借读,她又唆使爹爹对他冷淡,是我在绣楼放心不下,命春红去到书房送去盘川。但愿他此番进京得中高魁,到那时我冯素珍,也再不受继母之气了!
(唱)叹只叹李郎他家遭大难,
没奈何来借读暂把身安。
继母娘唆使爹爹对他冷淡,
怎不叫李郎他进退两难?
素珍我在绣楼放心不下,
命春红到书房去送盘川。
但愿他此番进京青云直上,
到那时我也能展露笑颜。
春红上。
小姐,小姐!
冯素珍 春红,送银之时怎么样了?
银子送到了。可把公子害苦着!
冯素珍 此话怎讲?
公子接了银子,正要上京赶考,不料老夫人叫冯安将他拿住,硬说他是盗贼,送进了监牢。小姐……
冯素珍 此话当真?
一点也不假,还把你送给他的银子当作赃证呢!
冯素珍 可恼!
(唱)继母为人实可恨,
诬良为盗岂能容,
横行霸道难由你,
找我爹爹把理评!
小姐,你到哪里去?
冯素珍 去找爹爹与她评理。
小姐,你好糊涂,如今老爷年迈,全靠夫人作主,刚才夫人陷害公子之时,老爷也在当面,你找他有什么用?
冯素珍 ……
小姐,还有哩!老爷上次进京,已把小姐的终身许配了京中刘大人的五公子了。
冯素珍 好糊涂的爹爹呀!
(唱)爹爹爱富嫌贫亲,
又将女儿配豪门。
我与李郎恩爱重,
生生死死不离分。
任凭天崩与地裂,
要我改配万不能!
小姐,小姐!
冯素珍 春红,李公子被害入监,爹爹又逼我许配他人,这事如何是好?
小姐你快想个主意呀!(想介)还不是我们女孩子命苦?
冯素珍 女孩子命苦!要是男的又便怎样?
当初大少爷在家里,老夫人也是逼他,他是男的,他能远走高飞,就不受她的气了。
冯素珍 有了,春红我们进京!
进京又做么事?
冯素珍 顶替李郎姓名,投考应试。
去不得!
冯素珍 怎的去不得呢?
就这样去吗?
冯素珍 我们女扮男装。
好主意!
冯素珍 (念)正是:
素珍改装李兆廷,
进京赶考救夫君。
小姐,你走了我怎么办?
冯素珍 你也随我一同前往!
那我叫么名字呢?
冯素珍 你就改名叫李龙。
叫李龙?
冯素珍 唔!(同下)

 

第二场

刘文举上。
刘文举 (唱)硃笔头上一点红,
全凭慧眼识才臣。
京中为官数十载,
万岁驾前做宠臣。
三次皇考我主试,
多少官员是我门生。
(白)老夫刘文举,蒙圣恩一连三次命老夫主考,今科三场已毕,万岁在琼林宴上见了今科状元李兆廷,赞了又赞,夸了又夸,这是什么缘故?想起来了:前科状元冯益民,得中之时,万岁见他文才出众,相貌堂堂,有意将他招为东床驸马,只是那时公主尚未成年,老夫我未便保奏。今科状元李兆廷,也是文才出众,相貌堂堂,莫非万岁有招颜之意。嗯,嗯,嗯!老夫我要从中办好此事,少不得还有封赠。哈,哈,哈……这且不言,数月前冯顺卿进京来访,言道他有一女,名叫冯素珍,愿配我儿为婚,我已命刘福去到襄阳下聘,看来这几日,定有喜信到来。
刘福上。
(念)襄阳去下聘,
匆匆转回京。
(白)刘福拜见老爷!
刘文举 罢了!聘礼可曾送到?
送到了。
刘文举 冯大人可好?
倒也还好。
刘文举 几时送亲上门?
这有冯大人书信在此,老爷请看。
刘文举 待我拆书一观。原来冯家小姐染病在床,既然收下了聘礼,等过今冬明春也就是了。后面休息去吧!
谢谢老爷。(下)
太监上。
圣旨下!
刘文举 万岁!
万岁命你即刻进宫见驾,不得有误!圣旨读罢,望诏谢恩。
刘文举 万万岁!(太监下)
(念)万岁传旨我进宫,
想必升官又加封。
(夹白)人役们走上,搭轿上朝!(下)

 

第三场

冯素珍上。
冯素珍 (念)中状元名扬天下,
蒙圣恩帽插宫花。
(诗)为救李郎离故乡,
而今得中状元郎。
金阶饮过琼林宴,
谁人知我是红妆?
(夹白)奴家冯素珍,顶替李郎姓名,进京应试,于今得中头名状元。眼看李郎有救,叫人好喜哟!
自从盘古往下传,
谁见过女子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
帽插宫花好新鲜。
我也曾赴过琼林宴,
我也曾打马御街前。
个个夸我潘安貌,
谁知纱帽罩婵娟?(春红暗上)
我做状元不为把名显,
我做状元不为做高官。
(唱)为了救出李公子,
夫妻恩爱花好月圆。
冯素珍 死丫头!
小姐。
冯素珍 嗯!
哦!状元公。
冯素珍 是呀!哦,春红。
咦!
冯素珍 哦!李龙。
在!
冯素珍 待我修本奏与圣上,回家祭祖。
对,赶快回家救李公子去!
冯素珍 休得胡言乱语,倘被外人识破,你我都有欺君之罪了。
哦!
冯素珍 李龙!
有。
冯素珍 研墨!
研墨。
冯素珍 (唱)手提羊毫喜洋洋,
修本告假回故乡,
监牢救出李公子,
我还送他一个状元郎。
(白)刘大人到!
小姐,刘大人到!
冯素珍 怎么,刘大人到?
小姐,是不是刘大人叫你回去和他的五公子拜堂成亲?
冯素珍 休得胡言,倒要小姐了。有请!
有请!
刘文举上。
刘文举 状元公!
冯素珍 不知恩师驾到,未曾远迎,还望恕罪。
刘文举 老夫冒昧来访,状元公莫怪!
冯素珍 岂敢。
(端茶上)刘大人用茶。
冯素珍 不知恩师驾到,有何教谕?
刘文举 在科场之中,初次见你,品貌不凡;今日仔细看来,果然是貌若红妆啊!
冯素珍 老大人休得取笑了。
刘大人 莫怪万岁喜爱。
冯素珍 老大人……
刘文举 状元公,你的大喜来了。
冯素珍 什么大喜?
刘文举 状元公呀!
(唱)恭喜你少年得志名扬天下,
状元及第谁不夸?
如今是美满姻缘天作伐,
这真是锦上又添花。
万岁传旨招驸马,
看中你文才出众相貌不差。
金枝玉叶许配你,
从此你出入在帝王家。
冯素珍 (唱)学生出身本微下,
怎堪匹配帝王家?
望乞大人复圣命,
另选高才招驸马。
刘文举 状元公,你就不要过谦了!
冯素珍 万岁恩赐,老大人栽培,学生实在感激不尽,只是这婚姻之事?学生就难从命了。
刘文举 却是何故?
我家状元公是个……
冯素珍 是个有妻子的人了。
刘文举 有了妻室了?这就不对!万岁在琼林宴上,问你可曾有了妻室,你说尚未娶妻;怎么如今你又有了妻室了?
冯素珍 (欲言又止)
刘文举 你认了这门亲事,老夫好讨杯喜酒喝喝。
冯素珍 老大人,此事是使不得的!
此事使不得的!
刘文举 唔,那个要你多口!
冯素珍 老大人,你……
刘文举 状元公不念老夫作伐之情,你可知道这圣命难违哟!
冯素珍 唉呀!老大人,此事是万万使不得!
刘文举 李兆廷听旨!
冯素珍 万岁!
刘文举 万岁命你今晚进宫成亲,不得有误。状元公,你可知道这是圣命难违?我要告辞了。(下)
冯素珍 天哪!
(唱)只说回家救公子,
谁知平地起波澜,
红妆哪能做驸马?
弄假成真进退难!
(白)巡按大人到!
小姐,巡按大人到!
冯素珍 巡按大人到?
莫非又是一个做媒的?
冯素珍 哎呀!这就更糟了!——有请!
冯益民、家院同上。
冯益民 (念)被逼离乡整八春,
前科状元冯益民。
巡视八府回朝转,
来访妹婿李兆廷。
(白)家院,拜贴投上。
门上哪位在?
小姐,拜贴在此。
冯素珍 (看贴)冯益民!——有请!(家院暗下)
冯益民 妹婿在哪里?……(旁白)他不是我的妹婿呀!
冯素珍 (旁白)此人好生面熟?大人请!
冯益民 状元公请!
冯素珍 大人,你请!
冯益民 状元公,你请!状元公少年登科,可喜可贺!
冯素珍 岂敢。下官理应登门拜访,何劳大人驾临?
冯益民 岂敢!
冯素珍 大人请坐!
冯益民 不知状元公府上哪里?
冯素珍 下官乃是湖北襄阳人氏。请问大人?
冯益民 本院也是湖北襄阳人氏。
冯素珍 怎么大人也是湖北襄阳人氏?如此说来我们是同乡了?
冯益民 我们是同乡了。(笑)哈哈哈……
冯素珍 请问……
冯益民 请讲。
冯素珍 请问大人,几时离开原郡的?
冯益民 本院自离家乡,算来已有八年了。
冯素珍 请问大人,湖北襄阳有位冯顺卿老先生你可认识?
冯益民 状元公问他何来?
冯素珍 请问大人,冯顺卿之子冯少英你可知他现在何处?
冯益民 状元公,你是怎样认识他的?
冯素珍 我是他的妹……妹婿。
冯益民 (旁白)他明明不象我的妹婿。
冯素珍 (旁白)他莫非是我家兄长?
(旁白)他一定是大少爷!
冯素珍 兄长,怎么连素珍妹妹都认不出来了?
冯益民 你是?
冯素珍 我就是冯素珍啊!
冯益民 贤妹呀!
(唱)你本是冯家一裙钗,
为什么乔装改扮来帝京?
又为什么改名又换姓?
为什么应试显才名?
你年幼不知官场险,
这欺君之罪谁担承?
冯素珍 (唱)兄长休将小妹怪,
小妹有言问你来:
当初你遭继母害,
为何改名逃出不复回?
冯益民 你也遭继母所害吗?
冯素珍 (唱)继母为人心肠狠,
把妹当作眼中钉。
李郎家贫来借读,
她又苦苦害书生。
唆使爹爹把婚退,
逼妹改配富豪门;
退婚未成施奸计,
将李郎诬良为盗送衙门!
冯益民 原来如此?
冯素珍 (唱)小妹情急无可奈,
女扮男装京都来,
大比之年开皇榜,
为救公子我才显文才。
冯益民 (唱)大不该进京来乔装改扮,
更不该科场中显露文才;
到如今中状元宫花顶戴,
状元公我看你怎样下台?
冯素珍 兄长,眼前我就下不了台了!
冯益民 怎么讲?
冯素珍 万岁有旨,要招我新科状元做驸马。
冯益民 怎么?要招你做驸马?唉呀!这场祸就闯大了!
冯素珍 兄长,你替我想个主意吧!
冯益民 唉!愚兄身为八府巡按,倒也断了不少疑难案件,你这一事,实在叫我无法可想!
冯素珍 兄长,我倒有一计在此。
冯益民 讲!
冯素珍 兄长与我面貌相象,这个驸马,你就替我做了吧!
冯益民 我?唉!两个李兆廷就闯下这场大祸,再来第三个李兆廷,那就更不得了啊!
冯素珍 如此说来,我这个女驸马是做定了!
家院上。
报!启禀大人,相爷请你过府议事!
冯益民 知道了,你且退下!(家院下)
冯素珍 兄长呀!事已如此,小妹只得进宫而去,见机而行,逢凶化吉,也未可知,倘有不测,还望兄长救出我那苦命的李郎!
冯益民 贤妹呀!你千万不能进宫,等愚兄与相爷议事之后,再来与你设法。(下)
太监上。
请驸马更衣!
冯素珍 也罢!更衣!(同下)

 

第四场

众宫娥、冯素珍、公主同上。
(唱)龙凤花烛耀眼明,
洞房今夜喜气盈。
暗将驸马来观看,
果然翩翩美郎君。
眉清目秀多丰采,
熬头独占笔扫千军。
心中暗喜将他来唤——
他不开言,我怎好作声?
冯素珍 (唱)冯素珍做不得皇家婿,
弄假成真竟把婚礼行。
她那里一心要把同心结,
我这里胆战又心惊。
怕只怕今宵露破绽,
冒娶公主罪非轻!
只望寻个脱身计,
又谁知身入宫门心不宁!
无奈何假把诗书念,
且看动静见机而行。
(唱)谯楼已打三更鼓,
驸马默默看诗文。
想必是入宫未习皇家规,
怕违宫法倍加小心!
(白)初入皇宫,心虚不安,这也难免,宫娥们!
有。
夜静更深,请驸马安歇了吧!
是。时候不早,请驸马安歇。
冯素珍 知道了,你们伺候公主先睡吧!
是。启禀公主,驸马言道:请公主先睡。
你们下去。(宫娥下)(对冯素珍)驸马,夜静更深,这书么,明日再读不迟。
冯素珍 本宫向喜夜读,不读诗书,便不能安睡,公主先请,我随后就来。
(唱)推说读书不肯眠,
有何心事在心间?
既然夫妻名分定,
待我上前问根源。
(白)驸马,你有什么心事,难道说我这金枝玉叶之体,就配不上你吗?
冯素珍 公主说哪里话来,想我李兆廷乃是一介寒儒,能有今日之富贵,全仗万岁垂爱,哪里还有什么心事。
既无心事,为何双眉紧锁?
冯素珍 (唱)公主不必起疑心,
本宫多谢皇家恩。
只怪我在席前多饮酒,
酒涌胸头心不宁。
(白)公主,今日万岁大宴群臣,你派一杯,他派一杯,本宫酒吃多了,故而有些不爽,心想独坐片刻。公主就先请安歇了吧!
既然驸马饮酒过量,身体不爽,待我叫宫娥烧些醒酒汤来。
冯素珍 多劳公主挂怀,这醒酒汤么就不用了,待本宫送你去睡吧。
冯素珍扶公主走。
驸马日后饮酒,要多加小心。
冯素珍 谢公主!
冯素珍送公主下,即上。
(内声)驸马,你也要早些安歇啊!
冯素珍 (唱)公主那里声声催,
素珍心事诉与谁?
你我都是钗裙女,
怎效鸳鸯比翼飞?
(夹白)公主啊!
我为救夫乔装扮,
无故累你守空帏。
公主暗上。
(唱)久等不见驸马面,
金炉香尽漏声残。
难道说他夜读成性不知倦?
难道说他家乡风俗就是这般?
我看他默默无言灯前坐,
难道说他要成仙得道自炼丹。
(白)也罢,待我再去请他。唉,你不来,我也不理你了。(下)
起四更。
冯素珍 (唱)四更鼓打声声紧,
催得我心绪乱纷纷。
花烛之夜不共枕,
公主怎不起疑心?
明日公主将我问,
我以何言对她明?
一旦识破女儿身,
万岁定要问斩刑!
事到如今怎么好?
枉费我救夫一片心。
我的苦愁深似海,
公主她怎能知情?
公主又上。
(唱)四更已过夜沉沉,
空有锦帐龙凤衾;
只望选中才子配佳偶,
谁知空帏独守待天明?
上前我把驸马望,——
冯素珍 唉!——
(接唱)只见他坐立不安满面愁容。
起五更。
冯素珍 (唱)五更鼓响天将明,
急得心中如火焚!
看起来满腹心事成画饼,
夫妻俩要相逢除非来生。
(唱)驸马那里心神不定,
驸马那里珠泪涟涟。
说什么满腹希望成画饼?
说什么夫妻相逢在来生?
思一思来想一想,……
(白)我明白了,莫非是有前妻难忘旧情。
冯素珍 天哪!我九死一生,为的是夫妻团圆,谁知……
驸马!
冯素珍 公主!
驸马你……
冯素珍 公主,我有罪!
你有何罪?
冯素珍 我,我未能伺候公主,岂不是有罪?
驸马,我问你,家中还有些什么人?
冯素珍 老母在堂……
可有前妻?
冯素珍 这个……
不要这个那个,纵有前妻,说得清楚明白,我也不见罪于你!
冯素珍 哎呀!公主呀!事到如今,我不得不实说了!
讲!
冯素珍 (唱)我本闺中……
什么?
冯素珍 (接唱)……一钗裙。
你此言当真?
冯素珍 (唱)公主请看耳环痕。
他他他,真是个女子?!
(唱)一霎时使我怒气冲,
驸马原来是女人!
想我金枝玉叶体,
怎能遭受这欺凌?
昨日金阶宴群臣,
皇家喜事谁不闻?
都道我下嫁状元郎,
谁知女扮男装乱朝廷。
越思越想越难忍,
随我金殿面圣君!
冯素珍 (唱)冒犯公主我知罪,
并非蓄意乱朝廷;
公主请息雷霆怒,
且容民女诉冤情。
讲!
冯素珍 (唱)民女名叫冯素珍,
自幼许配李兆廷。
我与他青梅竹马情意重,
亲生母顺了女儿心。
不幸李家遭大难,
爹爹爱富嫌他贫。
逼奴改配攀富贵,
诬告李郎送衙门。
民女只为救夫命,
万里奔波到京城,
实指望取得功名夫有救,
谁知一波未息一波生。
世间竟有这等之事?
冯素珍 (唱)公主生长在皇宫,
哪知民间痛苦情?
王三姐守寒窑一十八载,
刘翠屏苦度了一十六春。
两人都是富家女,
一心看中贫穷人。
不恋荣华和富贵,
愿到寒窑受苦情。
还有那杭州读书的英台女,
三载同窗爱梁兄。
她爹嫌贫贪富贵,
将英台嫁马家另攀豪门;
花轿走过山伯墓,
英台哭得天地惊,
坟墓裂开英台进,
彩蝶双飞共死生。
素珍也遭父母逼,
只怪天地不同情。
公主也是闺中女,
难道不念我救夫一片心?
(唱)你为救夫乔装扮,
中了状元应回程,
不该进宫招驸马,
误我终身实难容!
冯素珍 (唱)误你终身非是我。
哪个?
冯素珍 (唱)当今万岁你父亲,
不是君王传旨意,
不是刘大人做媒人,
素珍纵有天大胆,
也不敢冒昧进宫门。
真情实话对你讲,
望念我救夫一片心。
公主救我夫妻命,
没齿不忘你的恩。
倘若公主不肯饶,
我到金阶领罪刑,
处死素珍心无怨,
乞求放出我夫君,
只要我夫能有救,
纵死九泉也甘心。
(唱)听她哀诉泪涟涟,
铁石人儿也动情,
不愧当今节义女,
怎忍将她问斩刑?
怕只怕父王难饶你!
冯素珍 (唱)望求公主来玉成。
只怕父王识破,不能饶你!
冯素珍 公主若能相救,民女倒有一计。
既然如此,随我进到后宫,共商良策。
冯素珍 请!(同下)

 

第五场

太监引皇帝上。
(唱)昨日孤招乘龙婿,
驸马才貌满朝惊;
多亏刘卿来作伐,
内宫设宴谢媒人。
(白)内侍,宣刘文举进宫!
刘文举进宫!
刘文举上。
刘文举 (念)万岁传旨宣老臣,
文举进宫沐圣恩。
(白)刘文举见驾,吾皇万岁!
刘卿平身,赐坐。
刘文举 谢坐。臣启万岁,宣老臣进宫,有何旨谕?
公主招了驸马,多亏爱卿作伐,特赐宴赏功。
刘文举 万岁,公主、驸马,鸾凤和谐,乃我主的洪福,老臣我何功之有?
有道是: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下无媒不成婚。少时公主、驸马到来,还要谢你这个大媒呢。
刘文举 老臣不敢。
内侍,宣公主、驸马进宫。
公主、驸马进宫!
冯素珍、公主上。
冯素珍 (念)主意安排定,
(念)二人见机行。
冯素珍
(同白)参见父王。
皇儿平身。
冯素珍
(同白)谢父王。
刘文举 公主千岁。
平身。
皇儿,这是你的媒人,上前谢过。
刘文举 不敢当哪!
我与驸马美满婚姻,全亏你刘大人做媒,怎好不谢?
是呀!一来你是月老红媒,二来驸马又是你的门生,当得的!
刘文举 当不得!(冯素珍、公主行礼式)哎呀呀,折杀老臣了。哈哈哈……老臣蒙圣恩,一连三次命老臣以为主考,老臣天下举子见过千千万万,从未见过象驸马这样博学多才,真是我主的乘龙快婿,公主的如意郎君,哈哈哈……
是呀!刘大人果然眼力不差,驸马真是博学多才。
怎见得?
昨夜洞房之中,驸马与儿谈古论今,说出来的奇闻异事,都是女儿从未听过。
驸马,你有什么样的奇闻,何不说与孤王一听?
刘文举 是呀,老臣也要长长见识。
父王,待儿来说吧!
皇儿你就讲吧。
父王容禀:
(唱)民间有一女钗裙,
贤德盖世才貌惊人。
幼小曾与一公子,
青梅竹马两相亲。
两家本是通家好,
因此凭媒订了婚。
不幸公子家遭难,
女家父母变了心。
(白)驸马,我说得对吗?
冯素珍 对!
你再讲吧!
(唱)父母嫌贫爱富贵,
逼女改配富豪门;
将公子诬良为贼盗,
送进监牢受苦刑。
世间之上,竟有这等嫌贫爱富之人,真是岂有此理!
刘文举 真是岂有此理,若是出在我朝,定要按律处罪!
那女子又是怎样?
(唱)这女子不爱富来不嫌贫,
宁死不愿嫁他人,
要救公子无上策,
她只得女伴男装进京城。
她进京城来做什么?
(唱)京都正赶开皇考,
改名姓替公子来求功名。
这个女子胆子倒真不小,就不怕被人看出破绽?
刘文举 是呀。
驸马,你说女子真有这样胆量吗?
冯素珍 她是出于无奈啊!
刘文举 但不知得中了没有?
(唱)虽说她是一钗裙,
龙虎榜上夺头名,
御酒三杯她先饮,
金阶会过满朝臣。
女子点状元,真是少有,孤王看来此女之才,真是难得。
刘文举 难得呀,难得!
点了状元之后,又是怎样呢?
点了状元之后,父王哪!
(唱)实指望告假回乡救公子,
谁知惹下大祸根。
刘文举 莫非露出了破绽不成?
非也。
(唱)只因她貌如潘安惹人爱,
皇上一见喜在心。
那个皇帝又是怎样?
刘文举 是呀。
(唱)招她东床为驸马,
要与公主配成婚。
哎呀,这就糟了!
刘文举 太糟了。
那个皇帝也太糊涂了。
刘文举 那个媒人也是有眼无珠。
她答应没有?
(唱)有道君命不能违,
恩师大人做媒人,
千推万推难推脱,
只得尊旨进宫门。
这就太不象话!
刘文举 这就太不象话了,堂堂帝王之家,竟招来一个女驸马,未免太荒唐了。
那皇家原不知她是个女子,依孤看来这个媒人,定要治他一个失察之罪!
刘文举 对呀!皇家不知她是个女的,难道这个媒人也瞎了眼睛不成,要是出在我朝,定要治他一个失察之罪!
驸马,你说世间之上,真有这样奇闻吗?
刘文举 我看未必真有此事。
冯素珍 臣启万岁,世间奇闻何止千万,公主所言,不过是其中一人而已。
父王,你说这个女子为人如何?
倒也算得个奇女。
刘文举 算得是个奇女。
就是有点不忠不孝。
刘文举 不忠不孝,不忠不孝。
冯素珍 (旁白)不忠不孝?!
驸马,你说呢?
冯素珍 臣不敢冒昧陈词。
但讲无妨。
冯素珍 臣启万岁,我想那一女子,不为富贵所淫,不为贫贱所移……
其志可嘉,其情可悯。
怎么,其志可嘉,其情可悯?
想她不畏跋涉之苦,不顾生命之险,千里奔波,乔装改扮,可见其救夫之诚,岂不是一义女?
怎么?是一义女?
不但是一义女,还是个才女呢。
何以见得?
她能得中状元,岂不是一才女吗?
皇儿说得倒还有理。
本来就有理嘛。
刘卿,你说这个女子算得上才女吗?
刘文举 算得。
算得义女吗?
刘文举 算得。
如此的义女才女,不知出在哪朝?
倘若出在我朝,父王你便怎样?
要是出在我朝吗……
父王,你快说呀……
(唱)义女若是出我朝,
孤王处置人称道。
宽恕那女子欺君罪,
再放那公子出监牢。
将她父母来治罪,
成全她夫妻永偕老。
孤王封她节义女,
赐她金银和财宝。
(白)皇儿,你说这样可好呀?
好,好。
冯素珍 有道明君。
刘文举 是呀,有道明君。
如此就请父王传旨恕罪,传旨封赠。
皇儿,你要我恕哪个的罪,又封赠的谁呀?
恕那女子欺君罪,封那女子节义名。
哎,此女也非我朝之人,你叫父王是怎样的封,是怎样的恕呀?
父王,我要你恕嘛,我要你封嘛。
我就恕,我就封。
(唱)叫孤恕来孤就恕,
要孤封来孤就封,
恕那女子欺君罪,
封她节义永传名。
父王,真的?
有道是君无戏言。
冯素珍 谢主龙恩。
皇儿,驸马这是何意呀?
她就是父王给我招的那个女驸马!
驸马就是驸马,怎么说是女的?
刘文举 待老臣细细看来。哎呀!万岁,她果然是个女的。
你到底是何人?
冯素珍 民女冯素珍。
刘文举 冯素珍,你父叫何名字?
冯素珍 冯顺卿。
刘文举 哪个冯顺卿?
冯素珍 湖北襄阳冯顺卿。
刘文举 你就是冯顺卿的女儿?!
怎么,你也认识他?
刘文举 这!这!……
冯素珍,你父将你许配哪家豪门?
冯素珍 就是这位刘大人的五公子。
父王,就是这位刘大人的五公子。
刘卿,怎么又牵连到你的头上来了?
刘文举 哎呀!万岁,老臣原不知她已许配李家了。
刘卿,你看应该怎么处置呢?
刘文举 万岁,冯素珍女伴男装扰乱宫廷,乃不祥之兆,请万岁将她治罪。
对,你这一妖妇,欺孤太甚。武士们!(众武士上)将这妖妇推出无门,斩,斩,斩!
冯素珍 且慢!
(唱)我为救夫上帝京,
不怕万苦与千辛;
生死早已置度外,
何愁皇家动大刑?
千刀万剐全凭你,
只求放出李兆廷。
我为救夫乔改扮,
并非妖妇乱朝廷。
你曾亲口将我恕,
你曾亲口将我封,
我今一死全名节,
怕你失信天下人。
(白)有道是君无戏言。
这!这!……
刘文举 大胆的冯素珍,竟敢顶撞万岁,将她带出宫外!
带下去!
武士带冯素珍下。
父王,将那民女带至宫外,如何发落?
(唱)胆大民女目无君,
扰乱宫廷罪非轻。
不杀她难消孤的心头之恨!——
(唱)还望父王三思而后行。
她是义女人人敬,
父王杀她要留骂名。
(唱)皇儿终身被她误,
孤王实难将她容。
(唱)误儿终身非民女——
是谁?
(唱)只怪媒人太粗心。
刘卿,你怎么招来一个女驸马呢?
刘文举 万岁,臣本一片忠心,哪个知道她是个女的?
唉!皇儿!
(唱)你要为父将她饶恕,
女驸马怎配你玉体金身?
(唱)父王你将驸马杀,
儿岂不终身守寡在后宫?
……恕又恕她不得,杀又杀她不得,我儿终身,如何是好?
刘文举 万岁,老臣倒有个愚见。
讲!
刘文举 (唱)臣闻书生李兆廷,
才貌不让冯素珍;
老臣去到襄阳府,
将他悄悄带进宫。
让他纱帽顶上戴,
让她红袍穿上身,
插上宫花系玉带,
其不是堂堂一个状元公。
皇家招他为驸马,
吹吹打打送在洞房中。
公主终身配佳偶,
万岁又得栋梁臣。
那冯素珍呢?
那冯素珍呢?
刘文举 念她是一义女,免了她的死罪,将她终身监禁,这一场风波,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刘卿,你这主意,倒也不错。与孤办来!
刘文举 遵旨!
且慢!父王呀,想那冯素珍九死一生,为的是夫妻团圆,将他们活活拆散,于心何忍?再说:李兆廷本是有妇之夫,倘若将他招为驸马,岂不有失皇家体统!——父王,这是万万使不得的。
是呀!
刘文举 呀,万岁!
哼,你这个刘大人,想出来的好主意,好妙计,你好良心?
是呀!你怎么想不出一个好主意呀?
刘文举 老臣愚昧,老臣愚昧!
下次你少开口!
刘文举 是!是!
儿臣倒有一个主意。
皇儿,你有什么好主意?
想那冯素珍乃是节义女子,父王将她收为螟蛉义女,再将李兆廷放出,顶她状元之名,到那时父王又多了一个女儿,驸马自然是李兆廷。
我儿你的终身呢?
到那时,儿也就可以另招驸马了。
……你要父王收她作为义女?
父王,这是两全其美之计,别无良策。
唉!这是从哪里说起?好!就依皇儿。
谢父王。
父王,既然将她收为义女,就该让她更换女装,穿戴前来。
也罢,命她穿戴前来!
太监带冯素珍上。
冯素珍 参见万岁!
冯素珍,孤王念你救夫一片真心,免你的死罪,并封你为节义公主,与皇儿结为姐妹。
还不快些谢恩。
冯素珍 谢父王。
皇姐请起。
冯素珍 儿臣有本启奏。
你且奏来。
冯素珍 启奏万岁,李兆廷现在湖北襄阳监中请旨发落。
内侍,传旨下去:湖北襄阳冯顺卿嫌贫爱富,逼女改配,诬良为盗,罚俸一年,以示薄惩;并命冯顺卿亲自将李兆廷送进京来,不得有误。
一太监下,另一太监上。
启奏万岁,八府巡按冯益民进宫请罪!
进宫请罪?
冯素珍 父王他是儿臣的兄长。
宣他进宫。(公主欲回避)自家兄妹一般,不用回避了。
冯益民上。
冯益民 (念)小妹宣进宫,
不知吉和凶。
(白)万岁,臣冯益民,罪该万死!
你有何罪?
冯益民 臣妹冯素珍女伴男装,欺君犯上,臣妹有罪,罪在微臣,请万岁发落!
恕你无罪。
冯益民 谢万岁!
冯素珍 兄长!
冯益民 …………
冯素珍 兄长不必惊慌,多亏公主相救,万岁赦了小妹。
冯益民 臣谢万岁赦小妹之恩。
冯素珍 兄长,快来谢过公主!
冯益民 谢公主千岁!
免!
刘文举 万岁,老臣又要多口了。臣倒想起一件事情来了:前科状元冯益民得中之时,万岁在琼林宴上夸了又夸,赞了又赞,有意将他招为驸马;只是公主尚未成年,老臣也不便保奏,万岁可还记得?
我也想起来了。
刘文举 冯氏兄妹,文才出众,相貌惊人,真是我主的洪福。
看他兄妹二人的相貌,倒有些相似。
刘文举 臣闻得冯益民尚未娶妻,万岁何不将他招为驸马?这样一来,更显得我主恩德无量,又成全公主的婚姻,真是两全其美。万岁,老臣还要讨一杯喜酒喝呢!
皇儿,你说呢?(公主欲下,被冯素珍拉住)不愿意?——愿意了。
冯益民听旨!
冯益民 臣在!
孤王招你为东床驸马,等李兆廷进京,同行大礼。
冯益民 谢主龙恩!
御花园摆宴!
请驾回宫!
皇姐请。
冯素珍 兄长随我来。

                            ——剧终

探索冯氏源流 厘清冯氏支脉 颂扬冯氏宗祖 传承冯氏文化 促进冯氏和谐 光大冯氏文明

版权归属:湖北冯氏宗亲联谊会 湖北冯氏文史研究会 [冯氏湖北网] 站长:冯云长 电话:13581285789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各位冯氏宗亲,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