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文化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乡土文化 > 乡土文化

《诗画上冯》序

罗 辉

 

大冶是我的故乡。这里的山山水水和传统村落,对我来说特别熟悉,格外亲切,已深深植根于我的脑海。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传统村落大多已经消失在岁月流逝的浪潮中。最近,我的母校——大冶一中的一位老学兄冯声家先生和老同学冯应谱先生,一块专程从大冶来武汉,带着一本《诗画上冯》的书稿来找我,要求我为该书作序。说实在话,由于手头的事情实在太多,很多要求我为诗集作序的邀请,我都会婉言谢绝。但这一次,我却是不得不接受任务,只是要求在时间上给予一些宽松。其原因:一是老学兄和老同学有要求,不容推托;二是得知故乡居然还保存有如此完好的传统村落,令人欣慰;三是本集中的很多诗作,尽管从诗词艺术的角度看还有待提高,但个中的真情实感,感人至深。正因为如此,我还是抱着“作不作”是个态度问题,写得“好不好”则是个水平问题的态度,欣然接受了作序之邀。

(一)

古往今来,无论岁月如何变换,但有一种情感却是永恒的,那就是乡情。正如现代一位著名作家在其散文《故乡的野菜》中所说的那样:“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故乡对于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分,只因钓于斯游于斯,朝夕会面,遂成相识,正如乡村里的邻舍一样,虽然不是亲戚,别后有时也要想念到他。”人同此心,心同此感。对于诗人来说,或者是因为生于斯长于斯,或者是由于较长时间居于斯行于斯,更是对那一片热土上的自然与人文景观情有独钟,并将这种情感融入自己的诗词作品。在传统的田园诗词中,很多作品都是诗人寄情故乡的山山水水,追求清静闲适精神生活的真实写照。从这个意义上讲,《诗画上冯》这本集子可以说也是新时代的田园诗词,或者说是新田园诗词。

显然,新田园诗词不可以简单地与传统的田园诗词划等号,这首先是因为时代不同了。对传统田园诗词的创作主体来说,囿于他们所处的时代,他们当中或者是一些淡出官场的人,如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或者是一些求仕不得的人,如“欲济无舟楫”的孟浩然;或者是一些隐居田园,劳文结合的人,如宋代有“梅妻鹤子”之称的林和靖。在他们的诗词作品中,“出世”二字是个中最为显著的特色。这是因为这些诗人已经厌倦闹市的生活,向往宁静的山水,并从山水田园中重建自己的精神家园。

然而,《诗画上冯》中的不少作者,尽管现在的岁数大多已年过花甲,他们作为一名农民的儿子,小时候曾背着书包从这块热土走出,经过不断的深造,走出校门后,有的成为不同职级的领导干部,有的成为不同学校的教师,有的成为不同企业的经营管理者……当今,又恰逢盛世,很多人退休后,放弃了城市的安逸生活,作为乡贤回归家乡,或挑起带领乡亲建设美好家园的重担,或以不同的方式参与故园的规划建设,这种情怀当然不是传统的田园诗人所能比拟的。他们热爱家乡的“古老”,这里的古祠、古寺、古宅、古碾、古道、古渠、古井、古樟、古墓、古蔸……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家乡文化深厚的的象征,并据此将家乡称之为“九古奇村”。这些古老的风物,既是祖祖辈辈一路走来的见证,又是子子孙孙茁壮成长的根基。他们为家乡的美好生态而骄傲,将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祠一寺、一渠一井……都看作是稀缺资源,并试图让它们发挥出独特的作用,抢抓机遇,奋发向上,把“九古奇村”打造成一张靓丽的乡村旅游名片。

“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这段名言表明,从古至今,中国人就喜欢“诗以言志”。上冯村的先辈们如此,今人更是继往开来,将诗词文化根植于乡土文化,并将其发扬光大。例如,冯声家先生作为回归故里的诸多乡贤中的优秀代表,曾肩负着带领家乡的父老乡亲建设新农村的重担。其诗《诗画上冯》:“灵山秀水绕冯村,黛瓦青砖古屋群。深巷鸡鸣耕读早,桃源世外也知闻。”该诗短短二十八字,充分表达了作者对家乡以灵秀山水为代表的自然景观、以青砖黛瓦为代表的建筑风格的深厚情感。特别是“深巷鸡鸣耕读早”一句,更是反映作者对故乡自古以来就崇尚耕读的优秀传统难以忘怀。也正是由于这块热土有“耕读早”的优良传统,所以才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知识青年,他们年轻的时候在各自的岗位上努力工作,退休后又回归并回报故里,这种情怀也通过“诗言志”的方式溢于言表。冯声家先生《续修宗谱有感》的尾联:“雄振家邦兼重任,光宗耀祖创空前。”冯应谱先生《观立树堂冯氏宗祠有感》中的尾联:“当年伟岸今犹在,布袋精神百世崇。”这些诗句不止是他们的豪言壮语,更是他们脚踏实地的实际行动。

    《诗画上冯》这本诗集也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启示,那就是当代田园诗词的内核是什么?研究这个问题,首先需要弄清楚“田园”的含义是什么?笔者认为,田园的含义首先不在于风光,而在于人和事。现代田园是以现代农民为主角、以现代农业为主业的新农村。如果只有山水风光,而没有农民农业,那就不是农村,单纯写山水田园风光的诗词算不上是真正的田园诗词。从此出发,可以给田园诗词下个定义:所谓田园诗词,是指那些以“三农”,即农业、农村和农民为题材的诗词。如果说脱离了“三农”题材,只是寄情于田园风光,则不能算是真正的田园诗词。反之,尽管看不到田园风光,但其“兴观群怨”的内容却紧系“三农”,则理所当然地属于田园诗词。

(二)

诗词是源于心灵的艺术,自必崇尚情真意切。读罢《诗画上冯》,很多作品所饱含的故乡情结跃然纸上,这也印证了著名诗人艾青的那句名言——“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在《诗画上冯》这本集子里,诗联作品之间可能在艺术水准上有高有低,但对故乡的情感却都是那么炽烈。例如,冯应厚先生《山颂》中的尾联:“雨雪风霜全不顾,闲看沧海与桑田。”冯应溢先生《情系老庄》中的尾联“九古奇村名汉楚,一门致富万家兴。”王国华先生《古树》中的尾联:“强根稳扎三层土,翠叶能遮一片天。”冯松林先生《古村新景》中的首联“东风化雨到农家,叶绿庭园满地瓜”、尾联“人间天堂知何处,原是平常百姓家”等等,都缘于对这一片热土的热爱。

上冯村里的古老,吸引着远方的来客。哪怕是那些初来乍到的诗客,一踏上这块诗意的土地,也会“情以物兴,物以情观”,诗思泉涌。例如,李辉耀先生《古道》:“仄仄平平石径奇,云山幽隐树参差。小溪清唱弹新曲,古道浑如一首诗。”又如,姜彬先生《踏莎行·古祠》:“樟密香浓,墙高窗小,烟霞当户嬉仙鸟。曲栏跨水映花枝,年年客至知多少?    翠壑幽幽,青峰渺渺,传奇故事几人晓?美哉词赋鼓轻敲,慧灯常照心难老。”这些诗词都尽情地赞美这里的自然景观,讴歌这里的古老文明。

当然,诗词不同于散文,特别讲求韵味,追求意境。传统诗词的韵味就在于意境,它是由入诗的意象和诗人的情趣共同形成的。而要构造诗词的意境,当然离不开积极心理引领下的以灵感思维为特色的积极形象思维(这种形象思维不同于其他文艺作品创作中所运用的一般形象思维),以及在积极形象思维驱使下的以赋比兴为特色的积极修辞手法。按照陈望道先生在《修辞学发凡》中的分类,修辞手法有消极与积极之分。消极修辞手法是抽象的、概念的,审美取向必须符合事理;而积极修辞手法是具体的、体验的,审美取向全凭意境的高下。田园诗词修辞手法的特点,尽管总体上体现为以“赋”为主,以“比兴”为辅的“白描手法”。但这种“白描手法”仍然是在形象思维引领下的形象“白描”,而不是抽象思维引领下的概念描述。

用形象思维写诗,就是用具体事物的形象来表达抽象的思想感情。在诗词创作的实践中,一般有下述三种表达方式,一是只写形象,从形象中表达作者的思想感情;二是主要写思想感情,而不描绘具体形象,但所抒写的思想感情中含蓄着具体形象;三是既写形象,也写自己的思想感情。这三种方式各有特点,可根据具体的表达需要而选定。但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铁律,那就是赋诗填词离不开形象思维。这也是诗词爱好者在创作包括田园诗词在内的传统诗词时所必须认真思考与高度重视的问题。

周振甫先生在《诗词例话全编》中写道:“向来写情感的,多半是以含蓄藉为原则,像那弹琴的弦外之音,像吃橄榄的那点回甘味儿,是我们中国文学家所最乐道。但是有一类的情感,是要忽然奔进一泻无余的,我们可以给这类文学起一个名,叫作‘奔进的表情法’。”

所谓“奔进的表情法”,也就是是直率的风格,跟含蓄相反。可以说,田园诗词中的“白描手法”,大多就属于这种风格。“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白描手法”的直率,所追求的意境则是自然质朴。《诗画上冯》这本集子中的诗词,有的作品或有的诗句词句就很有代表意义。例如,冯加旺先生《望江南·上冯春》的下阕:“田野里,处处有鸣蛙。紫燕衔泥飞款款,黄莺觅食叫喳喳。客醉乐忘家。”该词的句子淡中有味,平中见奇。其间的要义当然是作者写的是形象,而表达的则是思想感情。根据笔者的实践体会,为了不断提高自身的诗词创作艺术水平,需要将形象思维作为一把尺子,以名家名作作为明镜,经常观照自己的诗词作品,并从中找出差距,明确方向,用形象思维作阶梯,不断攀登新的高度。

(三)

《诗画上冯》中的作品,有诗词有楹联,诗联合璧。从诗词的角度看,尽管是以格律体为主,但也有古风(如冯春的《老庄頌》),还有新诗(如冯诚的《我热恋的故乡》),且绝大多数格律诗词都很工整。这也充分说明中华传统诗联文化的无限魅力。经过百年的坚守,以格律诗词为代表的“旧体诗”,正如伟人诗人毛泽东所说的那样“一万年也打不倒”。我们在为此欢欣鼓舞的同时,也要提倡推陈出新,百花齐放。

事实上,中华诗史表明,古往今来,各个时期的诗坛都是旧体诗与新体诗并驾齐驱,共同发展的。唐代之所以将新兴起的讲求格律的诗称之为“近体诗”,就是相对古风等古体诗而言的。而我们现在所说的新诗(即自由诗),又是相对“旧体诗”而言的。纵观当代诗坛,格律诗词与新诗(自由诗),作为当代中国诗歌的“两极”,正在出现相互促进、比翼双飞的新局面。

在追梦诗词中国的新形势下,笔者还提倡“试将格律入新诗”,创作“格律自由体”,也就是在当代诗坛的“两极”——即格律诗词与自由诗中间再培育出新的一极,以促进当代诗词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创新。所谓“格律自由体”,也就是“讲点押韵”和“讲点平仄”的自由诗。下面,笔者将用“格律自由体”写作的“村口”一诗抄录于下,既是作为本序的结尾,也是希望借此机会呼唤更多的诗人与诗词爱好者共同探讨格律自由体的创作与研究。

 

 

村  口

 

村口,村口。

知否?知否?

走进去,四处一张望,

走出来,三步两回头。

 

村口,村口。

何有?何有?

祖堂上,族训千金诺,

旅途中,家风万里舟。

 

村口,村口。

谁守?谁守?

老槐树,绿阴遮烈日,

古牌坊,青石暖寒流。

 

村口,村口。

莫愁!莫愁!

走出去,念青山绿水,

走回来,筑新梦层楼。


(作者为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原副主任)

探索冯氏源流 厘清冯氏支脉 颂扬冯氏宗祖 传承冯氏文化 促进冯氏和谐 光大冯氏文明

版权归属:湖北冯氏宗亲联谊会 湖北冯氏文史研究会 [冯氏湖北网] 站长:冯云长 电话:13581285789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各位冯氏宗亲,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